美牙热线:400-8888-888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医院 > 医院动态 >
秦皇岛市第二人民医院单病种超低价调查

来源:武汉某某口腔 更新时间:2015-04-24 10:36 点击:

  正常分娩500元、剖腹产1500元、外痔切除术800元、扁桃体切除术1000元、甲状腺良性肿瘤切除1500元、白内障超声乳化(单侧)2200元……

  自2004年开始,三级医院秦皇岛市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秦二院”)在全省率先推出了单病种限价收费制度,目前已扩展到15种单病种,其收费标准仅为市级医院收费标准的50%左右。价格低了,治疗质量又怎么样呢?目前,秦二院一共做了5415例单病种手术,剖腹产最多,没有一例发生事故。

  这一低价收费标准推出后,颇受患者欢迎,秦二院门庭若市,在几年中发展迅速。秦二院的超低限价揭开了医疗手术利润的底牌,也对当地其他医疗机构产生强力冲击。近日,记者深入秦二院所在地昌黎县和秦皇岛市,对秦二院单病种超低限价现象展开深入调查。

  如今,在省会几家三甲医院,生孩子即使顺产也需要2000元左右,做剖腹产最少也要四五千元,而北京一些三甲医院花上一两万元也很平常。“生不起孩子”,曾经是不少人的叹息。

  这种背景下,秦二院的1500元做剖腹产几乎是超低价,其吸引力不言而喻。魏永霞是深圳美国友邦保险公司的员工,是昌黎县城关五街人,她在电线日在秦二院做了剖腹产手术,全部费用只有1500元,目前母子都很健康。她回昌黎做剖腹产的原因是价格低,目前深圳做剖腹产手术一般都要花10000元以上,现在老家出去的同学朋友都回来生孩子,秦二院这样的三甲大医院,也不比大城市里的医院差,除去来回的路费还相差许多。

  “现在妇产科43张病床天天爆满,除了本地及邻县的孕妇,有时还有不少人从北京、秦皇岛、石家庄专程来这里生孩子。检查室、吸宫室现在都占满了,加了床,不少人通过关系找院长找主任也住不下。”秦二院妇产科副主任刘新英这样对记者说。

  昌黎县马坨店乡后马坨村的孕妇王志涛刚刚办理了住院手续,因为没有床位,她只能住在了检查室里。她说,来二院做剖腹产的原因,一个是价格低,住7天院总共1500元,还免费就餐,再有就是这里毕竟是大医院,放心,“我认识的亲友基本都是来这里生孩子”。

  昌黎镇郝宋庄的产妇韦双玲于三天前做了剖腹产手术,她面色红润,恢复得很好,她说她表姐前年也是在秦二院生的孩子,这里的技术好,医德好,而且价格非常便宜。

  据秦二院院长李成林介绍,去年,秦二院就做了1980例剖腹产手术,每例手术的价格都是1500元。到现在该院一共做了5415例单病种手术,剖腹产最多,还没有一例发生事故。

  秦二院单病种限价开始于2004年,先是针对剖腹产等4个容易操作的病种,后来扩展到15种。院长李成林表示,秦二院还要增加限价单病种的项目。

  李成林告诉记者,秦二院要求,实行单病种限价以后,质量不能降,手术标准不能变,不能偷工减料,只不过采用的都是既能保证患者治疗效果又成本最低的方案,比如在没有不良反应的情况下,使用抗生素时多用成本低的青霉素。

  李成林介绍说,虽然秦二院是三级医院,但因为它坐落在昌黎县城,按物价局批准它按市级医院收费,这15种单病种限价,又按市级医院的收费标准打了个对折,比如最成功的剖腹产,原来收费是3000元左右,现在只收1500元。

  秦二院的超低价揭开了医疗行业的利润底牌。李成林介绍,限价以后仍可以赚钱,比如剖腹产,在不包括劳务费、设备成本的情况下,它的手术、护理、治疗使用的耗材和药品等成本就达到了1320多元,每个手术能赚一百七八十元,赚了一点点劳务费和床位费。李成林说:“我们算这样的账,如果没有病人,这1500元也没有,化验、手术费都没有,药品也卖不出去,我们是薄利多销,老百姓也得到实惠。”

  秦二院手术室主任周福成对记者说,秦二院收费虽然低,但丝毫不敢马虎,严格按市级医院的程序、标准做,比如严格检查术前四项(艾滋病、乙肝等),按美国“三部曲”消毒,床单、铺车单、妇检垫以及医护人员的帽子口罩都是一次性的,其他医院为了减少成本可能给患者使用几元一根的羊肠线元一根的可吸收线,一般要两根,因为这样做无炎性反应,麻醉都是采用全麻或硬膜外麻醉,虽然成本高,但可以减轻患者的痛苦。

  秦皇岛市第二医院位于昌黎县城东关,它是河北省惟一一所坐落于县城的三级医院,医院的前身是创建于1905年的美国教会广济医院,后来改为唐山地区人民医院,一度是唐山地区医疗机构的“老大”,1983年秦皇岛市与唐山分离后,成为秦皇岛市第二人民医院。李成林介绍说,1983年以前,医院非常红火,唐山地区的一些领导看病都是来这里。1983年以后,由于秦二院没在秦皇岛市区,政府的投入和重视都不足,渐渐衰落下来。

  1998年,李成林调任秦二院院长,他说医院已破败不堪。因为二院历史长久,负担重,在职职工720人,离退休人员就达250多人,政府当时每年的拨款只有100多万元。全院仅有130来人住院,少时仅有八九十人,医生上班无事打麻将,一方面是工资开不全,一方面各科室的医护人员狠宰病人。比如,当时连电扇费都收,一天3元钱,各科室纷纷买一些小治疗仪,向病人收费后分成。“二院黑,宰人”的说法一下子传开了,患者都不敢来。

  李成林说,单病种限价的出发点是解决广大农民看病难、看病贵,是院方出台的惠民政策,也是医院在市场竞争中求生存求发展的结果。

  从1998年以后,秦二院出台了一系列惠民措施,如患者免费就餐,住院患者免费接送,为病人提供理发、剪指甲等大大小小的服务内容,通过医疗设备药品的严格招投标控制成本,严格控制大处方乱收费等,这些改革措施使广大患者特别是农民朋友看到了来秦二院看病的实惠,从而把人气吸引过来。因为地处县城,95%的患者都是附近农民,他们没有保险报销,必须靠优质的服务和低廉的价格才能把他们吸引过来。

  李成林说,实行单病种限价以后,医院的利益和患者的利益得到了统一,大量的患者被吸引过来,二院一年上一个台阶,收入每年增加五六百万。1998年,二院全年毛收入只有1700万元,固定资产只有1397万元,目前,医院固定资产已达6492万元,去年年收入达7100万元。而且政府的投入每年只有300万元,二院基本没有贷款。

  昌黎县妇幼保健院办公室主任李国山介绍,妇幼保健院剖腹产的价格也降到了1500元,这样也只能拉一些二院剩余的病源,比如二院住不下了才到妇幼来。

  昌黎县中医院针对秦二院的限价大幅度调低了手术价格,剖腹产降到1200元,甲状腺良性瘤切除秦二院是1500元,中医院打出800元的低价,疝气修补(单侧)秦二院是900元,中医院是800元,阑尾炎切除秦二院是1300元,中医院是1000元。中医院院长陈福平说,中医院现在的手术价格基本是赔着干,低于成本。

  昌黎中心卫生院打出的剖腹产价格只有1100元,院长李廷彦说,为了吸引患者,只能打出更低的价格。

  昌黎县人民医院院长李文军说:“县医院现在限价的病种有剖腹产、白内障、顺产、阑尾炎,剖腹产是1500元,顺产是494元(比秦二院低6元,记者注),白内障进口材料3000元,国产2400元,都比过去降了500元,单纯性阑尾炎切除1200元。我们不能再降了,因为毕竟还要考虑妇幼、城关医院,我们都是一个系统,我们再降他们就没法干了。去年县医院剖腹产做了800来例,每例能挣二三百元,就是少挣点吧。”

  但李文军院长还对记者说,“秦二院限价的病种肯定是我们能做的,其他挣钱多的比如开颅手术,肯定还按市级医院标准收费。

  记者用随机采访的形式,对部分昌黎县的居民和患者展开调查,这些受访者均对昌黎县的医疗价格表示满意。除了限价的单病种之外,他们感觉其他普通疾病的收费也基本可以接受。

  昌黎北街一家擦鞋店的女工说,“我感觉现在在昌黎看病都不贵,2003年我的老公在秦二院做了胆囊切除手术,只花了三四千元。”

  周明华,昌黎县幼儿园教师,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秦二院出院处为其大姑姐李茹娜办理出院手续。李茹娜因高血压住了3天院,全部的住院治疗费是1136元,尽管高血压不在限价的范畴,但周明华表示“这样的收费是合理的”。

  记者在秦二院也遇到了花费金额较大的病人。城关二街的平风中因胃出血到秦二院做手术治疗,住了10多天院花了10000多元,他过去在别处做过手术,又复发了,到县医院治疗花了2000多元又来到秦二院,价格基本可以接受,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县医院的家属。

  黄店乡西坨村的吴宝生因胆破裂住到二院,交了5000元押金,他感觉“这里的花费还行”。

  记者随机采访的部分患者中,昌黎县城关二街的张凤琴因脑供血不足住进了县医院,输液治疗,医院只让她交了200元住院费。张凤琴说,她一直有了病就来县医院,一是家就在附近,二是这里收费低,不瞎要钱,再就是服务态度特别好。

  安山镇元外村59岁的李延庆因心肌梗塞住进县医院3天,恢复得很好。他儿子李殿川说,一共花了1000元钱,收费合理,而且态度好,一些邻居有了病也到县医院来。

  尽管当地几家主要医疗机构都是采用低价战略,但效果还是有所不同。记者在规模较小的县中医院、妇幼保健院、昌黎镇中心卫生院看到,病人稀少,有的几乎是门可罗雀,个别患者是来找熟悉的医生。但秦二院门前车水马龙,如当地群众形容,“天天像赶大集”。县人民医院的情况比秦二院差出了许多,记者在该院内科病房看到,多数的病房都是锁着的。

  记者在县医院随机采访到的下岗职工李云朋、安山镇刘官营村民王雨均对记者表示,“我们选择县医院的原因是便宜,服务好。”

  秦二院院长李成林介绍,去年一年,该院通过单病种限价,对患者少收了259万元的费用。面对一些同行对其不限价病种实行高收费的指责,李成林说,“医院对这些不限价病种严格按市级医院的标准收取,或做一定的减免。从2003年11月到2006年6月,仅影像科为患者减免的DR检查费就达369万多元。”

  秦二院副院长米续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秦二院与秦皇岛市区内一家规模相当的医院比较,对方的年门诊量、住院人数、手术例数只有秦二院的一半,但二者的收入基本持平,我们依靠医护人员的超负荷劳动降低医疗价格,让群众得到实惠。”

  在秦二院工作的手术室护士高桐私下对记者说,“我们手术室一年要做四五千台手术,每天只能按正常时间上班,下班就没准了,与在市区那家规模相当的医院工作的同学比较,工作量是人家的两倍,但自己的收入只是同学们的一半,每月收入只有1000多元。”

  秦二院手术室主任周福成对记者说,“最多一天做过26台手术,20多个人轮着上,常常中午就吃个盒饭的时间,有时患者要半夜做手术也做,白天还得照常工作,医生们的负荷实在太大,手术室医生的平均奖金每月只有700来块钱,累得没法,但态度还不能差,患者就是上帝。为了避免出医疗事故,我们要求严格按操作规程‘三查齐对’来实施每一台手术。”

  秦二院妇产科副主任刘新英对记者说,“有时候一天要做六七台手术,每个剖腹产的产妇要住院7天,医护人员要精心对母婴护理治疗,这样多收治一个产妇,妇产科33人平均每人增加的收入是一块来钱,我每月的全部收入是1600元的工资加1000元左右的奖金。”

  但秦二院党办室张淑芝对刘新英这种说法的解释是,“因为政府对二院的拨款很少,医护人员的工资只能从医院的收入中支付。”

  昌黎县人民医院院长李文军对秦二院的做法反映较为平和。他说,“秦二院的单病种限价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最终的结果是对老百姓有好处,我对秦二院的做法没有异议。”

  但他同时表示,过去县医院也根据秦二院限价的病种进行了限价,但后来不好操作,取消了几种,现在只剩下4种。他认为病种限价没有科学道理,一味比拼低价格必然导致使用的材料和药品减少。因为钱固定了,少花一块就多挣一块,看病不是吃饭,可以多少钱一桌,每个病人的病情都有差异,限价后千篇一律,用贵药是不可能了。而且容易引发纠纷,留下隐患。前段时间县医院一例剖腹产的病人大出血,医院从死亡线上抢回来,两辆救护车跑市里取血,但患者家里没钱,就交了两三千,医院赔了10000多元。

  昌黎县城内其他几家医疗机构反映激烈,指责秦二院搞不正当竞争。昌黎中医院院长陈福平说,秦二院的定位应当是定位于县级医院看不了的疑难病症,而现在县级医院能做的手术它实行低价,县级医院做不了的它高收费,与县级医院争夺低端的病源,这样做的结果是把县级医院挤垮,降低了一个区域的医疗技术水平,现在县级医院有了需要转院的病人也不往二院转,而转到北京、天津等地,病人千里迢迢求医又增加了负担。

  昌黎中心卫生院院长李廷彦说,低价比拼的结果是患者的基本利益得不到保障。比如剖腹产缝合,只能使用羊肠线而不能使用可溶性缝合线,多增加几十元的成本不敢用,应当有的母婴监护仪也不敢用。

  昌黎县妇幼保健院办公室主任李国山对记者抱怨说,“过去妇幼很红火,自从二院限价以后,日子非常艰难,现在院里惟一一部电话都只能接不能打。”

  秦皇岛市第一医院位于秦皇岛市区,秦二院的限价战略对其没有太大的影响。记者随后来到秦皇岛市第一医院,想听听这家秦皇岛市区内最大的医疗机构的看法。

  秦皇岛市第一医院副院长、肾内科主任医师魏鹍向记者表示,“单病种限价确实是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有力措施,市一院也准备出台白内障、甲状腺瘤、急性单纯性阑尾炎、剖腹产等6种单病种限价。”在其提供的资料中记者看到,市一院的6种病种的限价平均比秦二院高出1000元左右。

  魏鹍说:“市一院与秦二院虽然同是三级医院,但因服务群体、规模、设施等的差异,可比性不大,这6种限价都是经过反复测算的结果。比如剖腹产,限价是3450元,其中还不包括设备和劳务的成本。医疗服务必须强调规范,过度与过低都不是规范,价格过低,就很容易造成为了保证价格,而减少病人应当获得的治疗程序,人的生命价值必须放到经济价值之前。医院的成本不应简单地只计算药费和材料费,它的人力、设施都是基本的成本。”他说,“以市一院为例,仅设备投资就有一亿五千万元,这都是国家的资产,不应当不计算在内。包括市一院,目前医护人员的巨大付出和获得都是不相称的,这涉及到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即尊重人的劳动的问题。”

  李成林对记者说,“我们搞的限价,上级有关部门一直想来这里搞一个现场会,但我们怕其他医院受不了,指责我们过低,所以一直没同意开。”

  对秦二院的超低限价,有关部门表示认可。昌黎县卫生局副局长高志民说,“秦二院的限价对老百姓有利,政府不便干涉。”

  秦皇岛市物价局价格政策协调科科长王金锋对记者说,对秦二院的限价我们已有所了解,根据2002年12月31日省物价局、卫生厅出台的《河北省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实施方案》精神,各级医疗机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下调收费标准。他介绍说,秦皇岛市物价局近日发出了《关于医疗单位实施单病种限价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要求,医疗机构在未突破《河北省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实施方案》中规定的指导价格的,推出单病种限价属院方行为,只要不违反国家价格政策,物价部门不予干涉。

  秦皇岛市卫生局副局长任春振对秦二院的做法表示肯定。他说:“秦二院的做法在全市产生了一定影响,他们通过自身挖潜、在药品选购、选用过程中精打细算降低成本,自愿让利于患者,应当鼓励。昌黎的医疗资源有一定过剩,但目前看医疗市场基本运行正常,医疗市场既然已经放开,就允许竞争。过去市里针对昌黎医疗资源过剩的问题有过考虑,比如让秦二院搬到市里,或者和县医院合并等,但都没有形成具体的规划。在目前情况下,政府不再允许新的民营医院进入昌黎。目前市卫生局已对市级以下医院已对白内障、剖腹产、疝气、阑尾炎等6种单病种实施了限价,今后准备借鉴山东济宁的经验,扩大单病种范围,我们将在探索中逐渐完善与规范。”

  在整个调查过程中,记者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秦二院的这种限价制度到底有无其典型性,有无在更大范围内推广的价值?

  事实证明,单病种限价确实给老百姓带来了好处,医院通过自身挖潜让利给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在局部范围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应当承认,在医患双方信息极不对称,“天价”医疗案时有耳闻的时候,秦皇岛市第二医院主动推出单病种限价收费制度的消息有如一阵清风,给人们带来了一缕兴奋与新鲜。

  在限价制度产生与发展的背后,我看到的是市场杠杆的手臂。因为历史原因,在昌黎造成医疗资源相对过剩的特殊情况,可以说,限价制度使秦二院在竞争中赢得人气和利益,这是一种可贵的探索,它的低限价也揭开了常见病种的基本成本底牌。

  曾几何时,各大医院盲目盖大楼、设备求新求洋,这无疑都增加了患者看病的成本,在政府基本没有投入的情况下,只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单病种限价无疑是对过度医疗的一种限制。

  在调查中,记者也不无忧虑地了解到,当地许多医院为了与秦二院竞争病源,甚至赔钱限价,这样的现状有极大的隐忧:他们的等级、人员、设施都没有与秦二院竞争的能力,也只有在价格上吸引患者,在无法保证成本的情况下,对吸引到的患者“偷工减料”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且,超低成本的运行大大降低了医疗机构抗御风险的能力和发展的能力。尽管市场竞争允许优胜劣汰,但那只应对盈利性医疗机构,对担负着公共卫生职能的乡镇卫生院、妇幼保健院、县人民医院,这样的竞争是不恰当的。对那些因各种原因到这些医疗机构中就医的患者,也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的利益无法得到应有的保障。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包括秦二院在内的昌黎县区域内的各家公立医院,都存在着政府投入严重不足的问题,因此,求生存成了各家医院的第一要务。在一定意义上说,秦二院的限价现象也是一个特例,尽管这个特例的出现令人振奋。

  秦二院一位老医务工作者说,现在人们把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大都归结到医院,我们承担了许多本不应该我们承担的压力,我们不禁要问,药品领域、设备领域的成本为什么降不下来,解决医疗难题不仅仅是医院的事,而是一个系统工程。

  因此,单病种限价只能是一种解决燃眉之急的“非常”措施,并不能根本解决医疗领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要从根本上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需要政府主导下医疗领域深层次的改革和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