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牙热线:400-8888-888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医院 > 医院动态 >
白求恩小故事

来源:武汉某某口腔 更新时间:2015-04-24 10:36 点击:

  支持原创!支持原创!支持原创!联,系q4,0,6,8,8,3,2,9,4,,好的话,给,你,一,百,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白求恩是加拿大人,他的全名是诺尔曼·白求恩。白求恩1890年3月3日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北部的小城雷文赫斯。他的祖父是当地的一位著名的医生,父亲是一位牧师。一位名人说过:“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白求恩在很小的时候就把爷爷当作自己的榜样,决心长大以后要做一个爷爷那样的好医生。

  还是白求恩8岁的时候。一天晚饭后,白求恩的爸爸妈妈给几个孩子讲起了爷爷如何钻研医术,制造医疗器械,为穷人治病的故事,白求恩听得非常入神。他一边听一边问这问那。

  故事讲完了,大家又做起了游戏,可是,爸爸妈妈忽然发现白求恩不见了,只听从楼上传来“丁丁当当”的敲打声。妈妈喊道:“好孩子,别在楼上胡闹,赶快下来和大家一起做游戏!” 白求恩仍然没有下楼。

  过了一会儿,白求恩满头大汗在楼梯上很不高兴的对爸爸妈妈说:“我没有胡闹,我正在像爷爷那样制作一件医疗器械,请你们不要再打扰我!” 白求恩说完了,刚往楼上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非常严肃地说:“从今以后,你们要叫我亨利·诺尔曼·白求恩!”

  这是爷爷的名字。姐姐听了说:“你怎么能叫爷爷的名字呢?” 白求恩理直气壮地说:“我要做一个爷爷那样的好医生,当然要叫爷爷的名字了。”

  妈妈听了笑出了声,爸爸却把白求恩抱起来对他说:“你要做爷爷那样的好医生,只叫他的名字是不够的,主要是学习爷爷钻研医学的精神,你必须从学习基本的医学知识入手。”

  爸爸耐心地对白求恩解释说:“比如,解剖!学医就得知道动物的骨骼构造……这就是基本的。”

  从此,小白求恩记住了,“学医,要学基本的,解剖,是基本的。”每天放了学,他就一头钻进自己小小的卧室,干什么呢?解剖苍蝇,解剖螳螂,解剖鸡骨……卧室成了他的研究中心,凡是能捉到的小动物,他都要解剖解剖。

  一天下午,妈妈回家的时候,远远的就闻见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心想,这是哪家做饭烧糊了锅?没想到,这刺鼻的糊味却来自自家的厨房。

  妈妈跑进厨房,吃惊的看到灶膛里火还在着着,锅里的水已经烧干了,更让妈妈吃惊地是,她家那只小狗的皮肉在锅里冒着青烟,小白求恩正在案板上聚精会神地摆弄、拼凑着一堆小狗的骨头。厨房里乌烟瘴气,糊味刺鼻。妈妈这才明白,小白求恩在解剖小狗,研究狗的骨骼。

  妈妈迅速打开窗子,飞快的用水浇灭了火。可小白求恩一直没有发现妈妈走了进来。

  小白求恩发现妈妈生气了,还不理解,说道:“妈妈,你干吗这样用眼睛瞪着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事?”

  妈妈指着锅里被烧得焦糊的小狗说:“锅烧干了,小狗被你弄死了,屋里还弄得污七八糟,妈妈能不生气吗?”

  小白求恩若无其事地举着两只小手,笑嘻嘻的对妈妈说:“对不起,妈妈,我要像爷爷那样做一名出色的医生。爸爸告诉我,要从基本的知识学起,比如解剖。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用我心爱的小狗做实验,小狗死了,我也很伤心。”

  小白求恩见妈妈还在生气,又说道:“妈妈,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您还在生气。”他攥着妈妈的双手,做了一个鬼脸,撒娇的说:“妈妈,您只知道生气,您就不同情您的儿子吗?您看,您的儿子的试验条件多差啊!”

  白求恩的话把妈妈逗笑了。妈妈用手指戳了一下白求恩的头,无可奈何地说:“你这个小淘气包,我拿你真没办法。”

  这件事情发生在白求恩8岁那年。他从小就立志要做一个像爷爷那样的好医生。20年后,白求恩不仅成了一位好医生,还成为一个为劳苦大众解除痛苦,毕生为而献身的伟大的者。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1914年9月至1915年,白求恩曾参加加拿大远征军赴欧洲战场,在卫生营当战士,1936年10月又到西班牙支援那里的反法西斯斗争。1938年1月,白求恩受美国和加拿大派遣,担任加美医疗队队长启程来中国,支援中国的抗日事业。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说:“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和美国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天到延安,后来到五台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职。一个外国人,毫不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50岁的白求恩,从加拿大的温哥华率领医疗队于1938年1月初启程,经过22天的奔波,首先来到了武汉。

  在汉口八路军办事处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白求恩见到了周恩来。白求恩从报纸上早就知道周恩来这位传奇式的人物,他激动地握着周恩来的手,急切地说道:“我能不能直接到山西去呢?”

  白求恩认真地说:“我来之前就知道那里打了胜仗,是抗日的前线。我是个军医,应该到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去!”

  周恩来非常赞赏白求恩的想法,但他稍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建议白求恩先到延安去,然后从那里再去前线。

  从汉口乘火车到山西临汾,在那里,白求恩遇到了日军飞机的轰炸。他眼看着许多老百姓四散逃跑,被炸死炸伤,他不顾安危,冒着炮火去救治伤员。

  白求恩奔跑了一天寻找接应他的八路军,可是,八路军总部和卫生队已经撤走了。正在白求恩急得嘴上起泡的时候,特意留下接他的临汾站的科长认出了白求恩。很快,那位科长就集合了20辆大车,都装上了药品和医疗器械,护送着白求恩出发了。白求恩十分惊奇,怎么一夜之间就找来了那么多马车。科长笑着说:“同志,这里是八路军经过的地方,听说要送国际同志和药品器械去延安,都自动跑来了。” 白求恩感动、惊讶不已。

  在去西安的路上,白求恩非常兴奋。他不在车上坐着,一会儿和车把式聊天,开玩笑,一会儿,跑前跑后照相。忽然,敌机飞过来,一颗颗炸弹飞过来,他的八路军军帽被气浪掀飞了,刚要去抓,他被气浪打翻在地。他亲眼看到,一位八路军战士为保护医疗器械而壮烈牺牲。

  经过一个月的艰苦跋涉,白求恩经受了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来到了西安,在八路军办事处,他见到了总司令朱德。朱总司令紧握白求恩的手,表示热烈欢迎。不久,白求恩到了延安,会见了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

  一天傍晚,白求恩急急忙忙换上一身八路军的灰布军装,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皮夹,兴冲冲地来到延安的凤凰山下一座窑洞跟前——毛主席要接见他。毛主席身穿黑布棉衣,袖口和膝盖都打着补丁,神采奕奕的已经站在窑洞门口迎接白求恩了。

  白求恩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快步走上前,向行了一个西班牙的敬礼,毛主席紧紧握住白求恩的双手,微笑着连声说道:“欢迎你!欢迎你!”

  白求恩走进简陋而整洁的窑洞,首先掏出那个皮夹,从中拿出一个小本本郑重地递给了:“这是我的党证,一个加拿大员向党组织报到!”

  庄重地接过党证,拉着白求恩的手高兴地说:“白求恩同志呀!你不远万里从加拿大大来到我们中国,帮助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这是一种可贵的国际主义精神啊!”

  白求恩坐在身边,在一盏油灯橘黄色的微光映照下,亲切而热烈地交谈了起来,直到深夜。白求恩一再向要求让他尽快到前线去。他说:“前线的八路军将士在流血牺牲,那里最需要我。” 白求恩还向提出组织一个手术队的建议。他说:“这支手术队要在战地附近对伤员进行初步治疗,这样可以减少75%的伤员死亡。”

  八路军卫生部本来打算让白求恩留在延安到卫生学校工作,觉得白求恩的意见有道理。

  毛主席微笑着说:“你知道中国有一部著名的古典小说《水浒传》吗?那里边有一个花和尚鲁智深非常厉害,曾大闹五台山。”

  白求恩想了想,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五台山在山西。我早就知道,山西是抗日前线。”

  说:“对!我们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晋察冀军区,这是八路军的第一个抗日根据地。”

  吸了一口烟,笑着说:“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啊!这个可不得了,五台山,前有鲁智深,后有,是新的鲁智深啊!”

  几个小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白求恩怕打搅,他知道,有夜间工作的习惯,就起身告辞了。

  夜,静静的,月光照得大地一片白。白求恩回到自己住的窑洞,久久不能入睡,心潮澎湃。他在那天的日记中写下了一句话:“这是一个巨人,他是我们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

  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伟大精神一个重要的体现就是他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贯穿于白求恩的每一个行动,甚至他的每一句话。

  有一次,白求恩在病房里看到一个小护士给伤员换药,发现药瓶里装的药与药瓶上标签名称不一致,也就是说,药瓶里的药不是应该用的药,这怎么行呢?如果要用错了,会出问题的。白求恩严肃地批评了那个小护士,告诉她,做事这样马虎,会出人命的。

  白求恩用小刀把瓶子上的标签刮掉,并说:“我们要对同志负责,以后不允许再出现这种情况。”

  小护士挨了批评,脸涨得通红,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白求恩心里很生气,但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请你原谅我脾气不好,可是,做卫生工作不认真,不严格要求不行啊!”

  事后,白求恩向政委提出,要加强教育,提高工作人员的责任心,才能把工作做好。

  白求恩不仅用高超的医术救治伤员,他还主动提出,要办一所模范医院,亲自编写教材,亲自制作医疗器械,亲自为八路军医生上课,为八路军培训了大批的医务人员。这也体现了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千方百计改进工作。

  这里,我再给大家讲一个白求恩发明“卢沟桥”的故事,这个故事也体现了白求恩千方百计做好工作,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

  白求恩来中国是为了帮助我们抗日,他经常率领医疗队救治八路军伤员。很多时候,发生了情况需要紧急转移。可是,那么多医疗器械,用大车搬运很困难,麻烦不说,敌人马上就到,来不及迅速转移。为此,白求恩心中非常着急。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白求恩想了很长时间。

  1939年2月,白求恩应贺龙师长之邀,率东征医疗队到冀中。他经常看到老乡们出门都要在肩膀上搭上一个褡裢装东西。这种褡裢子是用比较厚实的布缝制的,前后是两个大口袋,分别装各种东西,出门办事买东西非常方便。白求恩反复观察和琢磨。他想,把老乡的褡裢子改造一下,搭在马背上不就可以装医疗器械了吗?

  白求恩说干就干,很快做了一个搭在马背上的褡裢子。这一天,白求恩在打谷场上做实验;他把制作的褡裢子里装上医疗器械搭在马背上,让马在打谷场上跑了几圈。然后,打开褡裢子一看,不行。那些医疗器械都混在了一起不说,有的东西互相一撞击,都没法用了。

  一次,白求恩又看见老乡赶着驴往地里送粪,驴背上驮着一个驮子。这种驮子很简单,两边是用荆条编的筐,中间用两根木棍连接起来,搭在驴背上,使用起来很方便。

  这天晚上,白求恩一夜没睡觉。他翻来覆去琢磨,要设计一个药驮子。他在纸上画了一遍又一遍,经过多次修改,天快亮的时候,终于设计出了一个药驮子。

  白求恩设计的药驮子外形很像一座单孔桥,“桥” 顶是没有盖的箱子,可以存放各种夹板,“桥”的两边是各有三个抽屉的木制箱子,抽屉里用木板隔成几个小格子,可以放置各种手术器械和药品。在两个驮子上搭一块门板就成了一个简易的手术台。这种药驮子可以盛100次手术和500次换药用的器械和药品,实际上是一个手术室,一个换药室,一个小药房。而且,它携带方便,行动迅速,半小时就可以展开,15分钟就可以收起,放在牲口背上就是可以驮走。这种药驮子的发明,在战场抢救中非常有用。有人开玩笑对白求恩说,这项发明又可以申请专利了。

  药驮子经过实验成功了,白求恩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卢沟桥”,一方面它像一座桥,一方面也是抗日战争的一个纪念。

  “卢沟桥”的发明创造体现了白求恩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白求恩同志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另一个突出体现就是他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他把八路军和中国的老百姓都看成比亲人还亲的人,认真细心地为他们治病,主动热心地关心和帮助他们,没有一个人不感激他,佩服他。

  作为军医,白求恩经常为八路军伤员进行手术,往往需要输血。那时候没有正规的医院,更没有血库。

  白求恩睡得正香,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警卫员小何一跃而起。一个值班医生着急的说:“一个伤员股动脉大出血……”

  这时,白大夫闻声也披着衣服出来了,问明了情况,他迅速穿上了冰凉的棉衣,奔向手术室。

  卫生部叶青山部长正在组织抢救。伤员因流血过多,脉搏已经很微弱,还发着高烧。

  白求恩经过检查决定进行离断手术,但必须首先输血。几个医生和护士伸出了胳膊,但伤员的血型是B型,他们的血型不符。叶部长说它是B型血,可白求恩说:“你不是刚献了血吗?还是我来输吧!”

  白求恩考虑伤员马上要进行手术,不容分说挽起了袖子,躺在伤员旁边一张床上,并说:“我是O型血,万能输血者!”

  叶青山部长劝说白求恩,说:“你年岁大了,一天非常劳累,身体又不好,你不能输啊,我们要对你的健康负责!”

  白求恩笑了笑,说道:“前方的战士为国家、为民族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我们在后方工作的同志拿出一点点血,有什么不应该的呢?”

  白求恩同志的300cc鲜血流入了八路军伤员的血管,不一会儿,伤员脸上出现了红晕,血压也上来了。

  叶部长让白求恩去休息,白求恩执意不肯,耸耸肩膀对在场的人说:“一个大夫能在自己的战友生命垂危的时候走开吗?”

  1939年4月16日,著名的齐会战斗开始了。根据白求恩的意见,医疗队在离前线很近的温家屯一座关帝庙里布置了一个临时手术室。

  伤员一个接一个送来了,白求恩整整一天没有休息。枪声离手术室越来越近,天快亮时,一颗炮弹在小庙附近爆炸,震耳欲聋,一股黑烟涌进手术室。白求恩仍然全神贯注地进行手术,护士不时为白求恩擦着汗水。

  卫生部曾部长一再劝说白求恩赶快转移,说这是师长的意见。白求恩仍然低头忙碌着。曾部长心急的催促白求恩撤到后方进行手术,白求恩心情有点激动,说:“战士们没有离开阵地,手术台是医生的阵地,我为什么要离开呢!请你转告师长,要把我当成一名八路军战士而不是你们的客人。”

  这时,又一发炮弹在手术室外面爆炸,小庙的一角被炸塌了,白求恩仍然镇静地进行着手术。

  有一个伤员被抬上了手术台。由于伤势严重,伤员已经昏迷。白求恩小心地撕开伤员的衣服,认真的检查者:伤员的腹部有开放性的外伤,一段粘着泥土的肠子袒露在外边,大量出血,生命垂危。

  白求恩认真、仔细的用盐水将伤员肠子上的污垢洗净,然后进行手术。白求恩发现伤员肠子上有10个裂口,失血很多。伤势这么严重,伤员仍然坚强、乐观的活下来,白求恩非常吃惊。从护送伤员的卫生员那里,白求恩了解到这位伤员是一位连长,叫徐志杰。在激烈的战斗中,徐连长中弹负伤,他咬着牙忍痛指挥战斗,在冲击中,他的肠子流出肚外,他用手把肠子塞到肚子里,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拿枪射击,在与敌人白刃格斗中,他与敌人厮打在一起,顾不着捂着肚子……

  白求恩为徐连长的英勇拼搏精神而感动,他说:“为这样的战士服务是最大的快乐和光荣”。白求恩用羊肠线个穿口和裂隙一个一个缝好,直到天快黑才把徐连长抬下手术台。一个医生走到手术台前要求换下白求恩,白求恩意外的同意了。可是,过了一会儿,警卫员小何到处找也找不到白求恩。原来,白求恩到病房里去看徐连长了。

  小何跑到病房里,只见白求恩一动不动地抓着徐连长的手,见小何来了,连忙说:“你像这样抓住他,他正处在麻醉清醒前的烦躁状态,不注意会摔到地上。你替我一会儿,我这就来!”

  小何以为白求恩去吃饭了,半个小时以后,白大夫提着一个用几根木头做成的床档回来了,招呼小何说,把这床档给他放上,就不会摔下来了。小何着急的问:“你没去吃饭?” 白求恩笑着说:“这是咱八路军的英雄,他的生命安全难道不比我吃饭重要吗?”

  白求恩在紧张的手术中,每隔一个来小时就到病房中看一次徐连长,亲手给他做饭喂饭,并把许多营养品拿给徐连长。为减轻徐连长的痛苦,白大夫有时还亲自给徐连长点上一根烟。战斗结束后,白求恩让人抬着担架,让徐连长跟他一块走,随时照顾他。就这样,重伤的徐连长,28天以后,伤情大大好转,才送往后方医院。临别时,徐连长紧紧抓着白大夫的衣服放声大哭。他对白大夫说:“我没有别的办法报答你,只有在战场上多杀几个鬼子……”

  白求恩不但精心地为八路军伤员医伤,而且,主动热情地为老百姓治病,感动了无数人。

  有一次,白求恩在一个村子里检查八路军伤员的病情,在街上看见一个男孩子是个豁嘴。白求恩跟翻译郎林商量,说:“你看,这孩子浓眉大眼,挺漂亮,可惜嘴上有个豁口,给他做个整形手术吧!”

  白求恩走到那个男孩面前,亲切地问道:“你的家在哪儿?领我们到你家去可以吗?”

  孩子看白求恩黄发碧眼,人高马大,起初很好奇,当白求恩俯下身摸他的头的时候,撒开腿就跑了。

  白求恩跟着孩子来到了他家。孩子的母亲看到一个洋人来了,有点莫名其妙。听说要给孩子做整形手术,她不知道什么是整形,什么是手术。翻译向她解释以后,她才疑惑地问道:“孩子的豁口是从胎里带来的,能治好吗?”郎林告诉她,白求恩医术很高明,没问题的。男孩的母亲听了以后,高兴地说:“早就听说八路军里有一个洋大夫,是个活菩萨,要是能把孩子的豁嘴治好,那敢情好。”

  手术很简单,进行的很顺利,不几天就拆线了。孩子的父母又高兴又感激,给白求恩送去一篮子红枣和柿子。白求恩也很高兴,但说什么也不收他们的礼物。他说:“我是八路军的医生,给孩子治病是应该的,要感谢就感谢八路军吧!”

  在尹庄有一对年轻夫妻尹创和刘典,他们3岁的女儿头上长了一个疔疮,总也治不好,越来越厉害,流脓不止。聪明伶俐的孩子小脸蜡黄,眼窝深陷,越来越瘦。正在这对年轻夫妻发愁的时候,孩子的姥爷捎信来说,八路军到了他们村,听说有一位高明的大夫,让把孩子带去治病。夫妻二人抱着孩子急忙赶往姥姥家。

  事也凑巧,白求恩正好在村里碰见了这对夫妻,见他们抱着孩子,孩子还直哭。白求恩估计是孩子生病了,就拦住了夫妻俩。翻译不在,白求恩用手比比划划的,夫妻俩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就喊起来:“快来人啊,有人要抢孩子!” 白求恩也有点莫名其妙。正好,村里有人看见了,才告诉这对夫妻这“抢孩子”的,正是他们要找的八路军大夫。

  白求恩给这个小女孩动了手术,几天后,又冒着雨去给孩子换药,很快疔疮就治好了。

  孩子的父母不知道怎样感谢白求恩,商量了半天。他们得知白大夫从来不收礼,孩子的爸爸忽然想出了一个感谢白求恩的主意,她对妻子说:“白求恩大夫说让咱们感谢八路军,我看感谢他的最好办法就是参加八路军。”妻子也很同意,说:“人家白求恩大夫是个外国人,还诚心诚意帮助咱们打鬼子,咱们更应该了。你放心去吧,家里有俺呢!”

  1938年初,加拿大著名的胸外科专家白求恩大夫到中国来了。他不仅带来了大批药品、显微镜、X光镜和一套手术器械,最可宝贵的是,他带来了高超的医疗技术,惊人的组织能力和对中国革命战争事业的无限的热忱。

  他到达晋察冀边区后方医院后,第一周内就检查了520个伤病员,他们大部分是在平型关战斗中负伤的。第二周白求恩大夫就开始施行手术。四个星期的连续工作,使147个伤病员很快又带着健康的身体回到前线。

  从此,哪里有伤员,白求恩大夫就出现在哪里。在晋察冀的一次战斗中,他曾经连续69个小时为115名伤员动了手术。他的手术台,曾经安在离前线五里地的村中小庙里,大炮和机关枪在平原上咆哮着,敌人的炮弹落在手术室后面,爆炸开来,震得小庙上的瓦片格格地响。白求恩大夫却在小庙里紧张地动着手术。他不肯转移,他说:“离火线远了,伤员到达的时间会延长,死亡率就会增高。战士在火线上都不怕危险,我们怕什么危险?”两天两夜,他一直在手术台上工作着,直到战斗结束。

  为了保住伤员的性命,白求恩大夫把自己的鲜血输给了中国战士。他愉快地称自己是万能输血者,因为他是O型血。他还拿出自己带来的荷兰纯牛乳,亲自到厨房煮牛奶,烤馒头片,端到重伤员面前。看着他们贪婪地吃下去,微笑浮在白求恩的脸上。

  一次,给一个头部中弹后引起感染的伤员做手术,匆忙之中,他竟忘记戴橡皮手套。切开头颅后,白求恩大夫赤手伸进去,用原已发炎的左手指去摸碎骨,摸到一片,像是考古学家突然在什么地方发现了甲骨文似的喜悦,他立即取出放在盘里,旋即又用手指伸进去摸。白求恩大夫的心只注意着伤员,为摸出的一片片碎骨的喜悦情绪占有了。他总是得意地说:“又是一片!要是戴手套就摸不到了。碎骨铁片取不出来,伤员是很难好的啊!”但是却不知,病员伤口里的细菌,也从白求恩大夫发炎手指的伤口处溜了进去,种下了导致他生命垂危的毒种。

  白求恩大夫是一个技术精湛的战地外科医生。他除了做手术治疗之外,还亲自打字,画图,编写教材,给医务人员上课。他曾经在幽静的丛林中,给三百多学生上大课。他的讲台上放一个扩音机,身后挂着三大幅人体解剖图。他一边讲,一边指着图表。学生的海洋,鸦雀无声,埋头做笔记,静静地听着。白求恩大夫曾制定“五星期计划”,建立模范医院,作为示范来推动整个根据地的医务工作。他说:“一个战地的外科医生,同时要是木匠、缝纫匠、铁匠和理发匠。”他自己用木匠工具几下子把木板锯断、刨平,做成靠背架,让手术后的伤员靠在上面使呼吸畅通。他一有空闲,就指挥木匠做大腿骨折牵引架、病人木床,铁匠做妥马式夹板和洋铁桶盆,锡匠打探针、镊子、钳子,分配裁缝做床单、褥子、枕头……

  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白求恩大夫贡献了自己的一切,他以此为己任,以此为快乐。在他病重之时,他给司令员写了一封信,这是他最后的话。信是这样写的:

  今天我感觉非常不好——也许我会和你永别了!请你给布克写一封信——地址是加拿大托拉托城威灵顿街第十号门牌。用同样的内容写给国际援华委员会和加拿大民主和平联盟会。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十分快乐,我惟一的希望就是能多有贡献。

  也写信给美国总书记,并寄上一把日本指挥刀和一把中国大砍刀,报告他我在这边工作的情形。

  把我所有的相片……日记……文件和军区故事等,一概寄回那边去,由布克负责分散。并告诉他有一个电影片子将要完成。

  给军区卫生部长两个箱子,尤副部长八种手术器械,凌医生可以拿十五种,卫生学校的江校长让他任意挑选两种物品做纪念吧。

  给我的勤务员邵一平和炊事员老张每人一床毯子,并送给邵一平一双日本皮鞋……

  每年要买250磅奎宁和300磅的铁剂,专为疟疾病患者和极大数目的贫血病患者。

  白求恩大夫离开我们已有六十多年了,但是他的遗言仍响在人们的耳边:“不要难过……你们……努力吧……向着伟大的路……,开辟……前面的事业!”他的精神鼓舞着一代一代的人向前!

  1939年11月12日,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不幸以身殉职,逝世于中国河北唐县黄古口村。12月21日,同志写下了光辉著作《纪念白求恩》。白求恩毫不得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成为一座不朽的丰碑,鼓舞中国人民不断取得胜利,走向辉煌。

  在白求恩逝世60周年之际,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副会长,78岁高龄的张业胜先生讲述了当年白求恩大夫的几个故事。

  1938年6月,白求恩在五台县松岩口军区后方医院讲授输血技术。输血在当时是一个比较新鲜的技术,中国在大城市只有少数几家医院才能开展。在野战医疗条件下输血,是人们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白求恩大夫首先详细讲述了采血操作、标准血型制作、血型鉴定、配血试验、储存、运输、保管等基本知识,接着推来一名胸部外伤的患者说:现在,我来操作,你们谁第一个献血?

  验过血型,白求恩大夫让叶青山和病人头脚相反躺在床上,拿出简易输血器。带着针头的皮管连接在他们靠紧的左右两臂静脉上,皮管中间一个三通阀门,阀门上联着注射器。白求恩把阀门通向叶部长,抽拉针栓,殷红的鲜血便流入注射器,再转动阀门,血液便流入患者体内。

  第二个病人推来了,白求恩主动躺在了他的身旁不容置否说:我是O型血,抽我的。

  消息传开,边区的农会、武委会、妇救会纷纷响应,上千人报名献血,很快组成了一支150人的献血预备队。白求恩高举地称之为群众血库。

  1939年夏,白求恩在晋察冀卫生学校学习,讲授《野战外科示范课》。刚一上课,白求恩先对护士赵冲说,把卢沟桥打开。卢沟桥是白求恩为野战手术而设计的一种桥型木架,搭在马背上,一头装药品,一头装器械。护士把卢沟桥搬下来,拿出东西,不一会,手术台、换药台、器械筒、药瓶车、洗手盆等一一就绪,医生、护士、司药、担架员、记录员各就各位,简易手术室就布置好了。下一步是示范伤员进入手术的过程,伤员从门外抬入、搬动、解绷带、检查伤情、换药、包扎或手术都井然有序。第三步是手术室的撤收,全部用品有条不紊地归位,最后把卢沟桥驮到马背上。

  1939年7月间,连续十几天的特大暴雨使唐河水位猛增,泛滥成灾的洪水着河北完县神北村。这里驻扎着军区卫生学校。正在撰写《师野战医院组织与技术》一书的白求恩就住在学校隔壁。

  肆虐的洪水冲走了房屋、树木、秩序和庄稼。白求恩心痛极了。他站在河边脱下衣服,想下河捞取水中的农具,几名老乡死死地把他们住说:我们不让你冒险。白求恩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洪水威胁着卫生学校的安全,上级决定将学校转移到河西岩。白求恩知道后立刻找到学校说:我水性好,我要参加你们的突击队。没有渡船,大家用大笸萝绑在梯子上当运载工具。白求恩和突击队的小伙子们跳进水中,十人一排,手挽手,一趟一趟来回运送着物资。

  白求恩的侧泳游得很棒,他一边用力推梯子,一边还风趣地讲他在家乡湖中练习游泳的故事。

  1939年10月28日,冬季扫荡的日寇疯狂抗日根据地。在涞源泉孙家庄,哨兵催促正在做手术的白求恩大夫赶快撤离。白求恩却说:加快手术速度。当时躺在手术床上的战士叫朱德士,大腿粉碎性骨折。白求恩为了与敌人抢时间,不慎刺破手指。他将手指伸进消毒液中,浸泡了一下,坚持缝完最后一针才转移。10分钟后,敌人冲进村庄。

  白求恩的手指发炎了,炎症一天天加重。11月1日,又抢救一名丹毒合并蜂窝组织炎的伤员吴明。这是外科一种烈性传染病,发炎的手指第二次受到细菌致命的感染。后来,在手指疼痛的折磨中,他又连续做了13台手术,并写下了治疗疟疾病的讲课提纲。

  11月7日,白求恩病情迅速恶化,左肘关节下发生转移性脓疡,领导强迫白求恩向后方医院转移。当到达南太平地时,白求恩听到前言有枪声,便叫担架停下来,想到阵地看一看伤员。但此时他高烧已达40摄氏度,浑身瘫软。10日到达唐县黄石村,白求恩的病情已十分危险。大家很着急,白求恩却平静地说:我得了脓败血症,没有办法了……请转告毛主席,我相信中国人民一定会获得解放,遗憾的是我不能亲眼看到新中国诞生了……

  11月12日清晨5点,白求恩大夫与世长辞,灵柩被秘密掩埋在村南青山秀水的狼山沟门。

  1938年初,加拿大著名的胸外科专家白求恩大夫到中国来了。他不仅带来了大批药品、显微镜、X光镜和一套手术器械,最可宝贵的是,他带来了高超的医疗技术,惊人的组织能力和对中国革命战争事业的无限的热忱。

  他到达晋察冀边区后方医院后,第一周内就检查了520个伤病员,他们大部分是在平型关战斗中负伤的。第二周白求恩大夫就开始施行手术。四个星期的连续工作,使147个伤病员很快又带着健康的身体回到前线。

  从此,哪里有伤员,白求恩大夫就出现在哪里。在晋察冀的一次战斗中,他曾经连续69个小时为115名伤员动了手术。他的手术台,曾经安在离前线五里地的村中小庙里,大炮和机关枪在平原上咆哮着,敌人的炮弹落在手术室后面,爆炸开来,震得小庙上的瓦片格格地响。白求恩大夫却在小庙里紧张地动着手术。他不肯转移,他说:“离火线远了,伤员到达的时间会延长,死亡率就会增高。战士在火线上都不怕危险,我们怕什么危险?”两天两夜,他一直在手术台上工作着,直到战斗结束。

  为了保住伤员的性命,白求恩大夫把自己的鲜血输给了中国战士。他愉快地称自己是万能输血者,因为他是O型血。他还拿出自己带来的荷兰纯牛乳,亲自到厨房煮牛奶,烤馒头片,端到重伤员面前。看着他们贪婪地吃下去,微笑浮在白求恩的脸上。

  一次,给一个头部中弹后引起感染的伤员做手术,匆忙之中,他竟忘记戴橡皮手套。切开头颅后,白求恩大夫赤手伸进去,用原已发炎的左手指去摸碎骨,摸到一片,像是考古学家突然在什么地方发现了甲骨文似的喜悦,他立即取出放在盘里,旋即又用手指伸进去摸。白求恩大夫的心只注意着伤员,为摸出的一片片碎骨的喜悦情绪占有了。他总是得意地说:“又是一片!要是戴手套就摸不到了。碎骨铁片取不出来,伤员是很难好的啊!”但是却不知,病员伤口里的细菌,也从白求恩大夫发炎手指的伤口处溜了进去,种下了导致他生命垂危的毒种。

  白求恩大夫是一个技术精湛的战地外科医生。他除了做手术治疗之外,还亲自打字,画图,编写教材,给医务人员上课。他曾经在幽静的丛林中,给三百多学生上大课。他的讲台上放一个扩音机,身后挂着三大幅人体解剖图。他一边讲,一边指着图表。学生的海洋,鸦雀无声,埋头做笔记,静静地听着。白求恩大夫曾制定“五星期计划”,建立模范医院,作为示范来推动整个根据地的医务工作。他说:“一个战地的外科医生,同时要是木匠、缝纫匠、铁匠和理发匠。”他自己用木匠工具几下子把木板锯断、刨平,做成靠背架,让手术后的伤员靠在上面使呼吸畅通。他一有空闲,就指挥木匠做大腿骨折牵引架、病人木床,铁匠做妥马式夹板和洋铁桶盆,锡匠打探针、镊子、钳子,分配裁缝做床单、褥子、枕头……

  1938年初,加拿大著名的胸外科专家白求恩大夫到中国来了。他不仅带来了大批药品、显微镜、X光镜和一套手术器械,最可宝贵的是,他带来了高超的医疗技术,惊人的组织能力和对中国革命战争事业的无限的热忱。